cba决赛的赛程 > 都市小說 > 第一序列 > 937、粗俗與傳承


  面對重甲戰士,白色面具直接從防御陣地里殺了出去,將對方斬于陣前,然后帶回了對方身上的重甲。

  只因為P5092說要研究這重甲的構造和承力水平,而任小粟輕而易舉的便幫他做到了這件事情。

  經歷過遠征軍團重甲戰士偷襲之后,整條防線都更加謹慎了。

  其實戰爭初期的彼此試探,就是在不斷試錯、再糾正的過程,不光是第六作戰旅要弄清楚遠征軍團還有什么底牌,遠征軍團也是如此。

  自打這名重甲戰士被白色面具襲殺之后,當天的戰斗中便再也沒有見過相同的重甲戰士出現了。

  所有人都明白,不是遠征軍團就這一名重甲戰士,而是對方認為還沒到大批量將這些戰士投入戰場的時候。

  當這些殺手锏再次出現在戰場的時候,恐怕就是雙方決生死的時刻了。

  白色面具將重甲取了回來,任小粟拎在手里都嫌沉:“這玩意穿在身上都能行動如此迅速,看來蠻子中的高手也挺生猛的,如果這樣的戰士有幾百上千,那陣地會不會很危險?”

  P5092看了一眼重甲說道:“就算有成建制的重甲戰士,他們也需要用人命來換這個陣地,我看了一下第六作戰旅帶來的彈藥,有比較讓我驚喜的東西,放心,當這些重甲戰士再出現的時候,我會給他們一個驚喜?!?br />
  如果防御陣地這么容易被沖破的話,那P5092也就不會在得知火種戰敗后還繼續選擇堅守陣地了,他說過,遠征軍團想要這里,就必須拿命來換,他說到做到。

  戰爭持續四個小時候,第一批防守士兵開始換防,既然是持久戰,那P5092就必須考慮士兵的體能與精力問題。

  一直持續的高強度戰斗中,如果士兵疲勞了,會出現反應速度下降、射擊精度不足、視野逐漸模糊等情況。

  所以,P5092已經制定了新的防守方案,確保陣地上的士兵總是精力充沛。

  從陣地上撤下來的部隊,第一件事情就是喝水。

  他們在陣地上呼喊著、戰斗著,根本沒有太多的喝水機會,一些人嗓子都喊啞了,劇烈的槍聲中,他們只有極大聲呼喊,戰友才能聽見他們在說些什么。

  現在的作戰中,士兵并沒有帶通訊器材,因為他們沒有充電的地方,一場戰爭要持續十多天甚至一個月,通訊器材已經不是萬能的通訊設備了。

  所以,他們只能先回歸最原始的方式:怒吼。

  撤下來的部隊里,一些老兵雖然疲憊,但還是親切的拍了拍那些新兵的肩膀,一名老兵嘶啞著嗓子笑道:“上過戰場殺過人,從今天開始你也算是一名老兵了?!?br />
  一些新兵還處在驚恐之中,第一次殺人總會給人類的精神世界帶來一些沖擊,這種沖擊絕對不是你喊喊口號就能消解的。

  只是,還沒等他們完全沉浸在恐懼與慌亂思考中的時候,老兵們便強行拉著他們走進食堂,喝水、吃飯。

  然后老兵帶著他們回到各自的營房中,檢查槍械,做簡單的體能訓練以免肌肉緊繃,然后才是睡覺。

  這個時候,新兵經過這一連串的忙碌之后,最初的那種恐懼已經開始漸漸消除。

  這就是部隊里老兵和新兵的差別,也是老兵帶新兵的重要性,老兵會用行動來告訴新兵蛋子,他們該干什么,該如何消除恐懼。

  睡覺的時候,一名新兵躺在睡袋里一閉上眼睛,耳旁就全都是防御陣地上傳來的槍聲,于是他忽然發現,說什么快速補充睡眠和精力都是扯淡,在這種地方怎么可能睡得著?

  旁邊一名老兵發現他在睡袋里一直扭來扭去,便笑罵著鉆出睡袋朝他踹了一腳:“楊輕舟,你小子還不睡覺干嘛呢?”

  楊輕舟弱弱的說道:“班長,我睡不著,這槍聲太響了……”

  結果班長想了想,直接從自己的軍裝棉襖的破洞里揪了點棉花遞給他:“給,把耳朵塞上睡,雖然沒法完全擋住聲音,但會好很多。其他睡不著的新兵都跟他一樣,睡不著就把耳朵塞上?!?br />
  一名新兵蛋子問道:“那玩意聽不到集合的指令怎么辦?”

  “嘿嘿,老子一個個給你們踹醒,趕緊睡!”班長說完,自己鉆進睡袋里就開始睡覺,沒兩分鐘就打起呼嚕來了。

  剛從戰場上回來的新兵們聽到這呼嚕聲,忽然覺得安心了許多,他們一個個將耳朵塞上,也很快疲憊的進入了睡夢中。

  直到這個時候,老班長才又從睡袋里鉆出來,一個個檢查士兵的狀態,確認士兵們都睡著才嘆口氣坐在帳篷門口。

  老班長給自己點了根煙,旁邊的帳篷中也鉆出幾個老兵來,倆人相視一笑,都瞬間明白了各自的處境。

  老班長笑了笑說道:“看到他們,忽然想起自己當新兵那會兒了,那時候司令剛回來在進行內部肅清,我部駐扎在宗氏邊界防止他們的部隊過來尋釁滋事,結果抵達邊界當天就打起來了,死了好些人。當時我很慌,結果我班長一腳就踹我屁股上,差點給我踹了個狗吃屎,我立馬就不慌了……”

  算算時間,其實這名士兵成為老兵的時間,也不長。

  但軍隊里的傳承,其實就是一個個老班長這樣的人物傳承下來的,上層軍官們負責戰略,而他們則負責告訴新兵,什么是戰爭。

  旁邊一名老兵吐了口灰白色的煙:“我這兩天已經開始便秘了,昨天蹲那半天都拉不出屎來,我班組里一個士兵問我上廁所咋去了那么久,哈哈,他嗎的我都不知道該咋回答他,我就給他說你小子馬上就明白了,結果今天他就給我說,他也便秘了?!?br />
  這其實是一件非常粗俗的事情,聊天的內容也非常粗俗,可上過戰場的人才明白,在高度緊張的環境里,要不失禁,要不就便秘,這是很正常的事情。

  戰爭并不是一臺臺機器端起槍械殺敵制勝,而是一個個有血有肉的人,為別人筑起一條新的血肉長城。

  防御陣地里馬上還會臭烘烘的,因為大家這里的山泉眼并不足以讓所有人洗澡,有時候供水都可能有些緊張。

  而且,大家也沒法去防御陣地外面拉個屎再跑回來,如果真這么做可能就跑不回來了,就算跑回來,背上可能也插著一把斧子。

  所以,處理排泄物只能挖掘旱廁,然后就地掩埋。

  所以這里并沒有想象中的干凈、整潔,士兵們并不像傳說中的英雄那樣光鮮亮麗,反而隨著時間推移,他們會一個比一個邋遢。

  但是,這一切并不妨礙他們清楚的明白,他們站在這里是為了什么。

  ……

  大家晚安


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:www.xzxkfj.tw。頂點小說手機版閱讀網址:m.www.xzxkfj.tw