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ba决赛的赛程 > 都市小說 > 第一序列 > 906、黑色屏幕上的名字


  王圣知曾去過西北,與張景林詳談關于未來的計劃,并坦然告知對方自己身患絕癥的事情。

  在王圣知的計劃里,他從來都沒有打算自己去掌控這個世界,因為這個世界沒有給他留下足夠多的時間。

  但他需要一個可以掌控這個世界的人,一個與人工智能和平相處的人,一個愿意受到人工智能制衡的人。

  “真的要把權力交給別人嗎?”楊安京不解:“你覺得慶縝能接受你的條件?”

  “我只是要把立法權和司法權交給零而已,”王圣知笑著說道:“但人類社會的主體,仍然應該是人類。現在不過是特殊時期,所以零做的事情會比較多,但有一天和平之后,零就應該恢復它本來該有的職責?!?br />
  楊安京明白了,王圣知是為了讓零成為所有人頭上懸著的那柄利劍,可以掌握完全公正公平的司法秩序,只要在這個前提下,他自己經歷的遭遇,以及其他千千萬萬人面對的不公,就不會發生。

  至于其他的,在和平之后,零還是不接手比較好。

  “值嗎,”楊安京輕聲問道。

  “值,”王圣知篤定道:“你知道嗎小京,那些我所憎惡的行為,惡劣的行為,今日與往日并沒什么不同,也許幾千年前那些手握權力的人,就是這樣欺辱他人,并逃脫法網的,而今天依舊如此?!?br />
  “人類真正的悲劇,絕不是一個人經歷了一萬種不公,而是不知道多少人將同一種不公的遭遇,經歷了一萬次,卻沒有任何改變?!?br />
  “你覺得慶縝會答應你的條件嗎?你去西南的時候也看到了,他態度非常堅決,”楊安京說道。

  在離開西北后,王圣知眼見沒法說服張景林就想要再去西南見慶縝,他甚至沒有帶軍隊,如果那個時候慶縝想殺他,那就太輕松了。

  可是,還沒等他們進入西南邊境,就被慶氏的部隊拒之門外,禁止他們進入。

  慶縝的態度堅決到,竟是連半點談的余地都沒有。

  “以前他可能不愿意談,”王圣知說道:“但等他核試驗基地沒有了之后,可能就愿意了,因為他手上不再有籌碼了?!?br />
  “零觀測到核試驗基地向宇宙發射了一枚火箭,”楊安京說道:“原本我以為這是直接打擊遠征軍團的核彈,但后來發現并不是,那枚火箭直接進入了太空之中,而且處于零的觀察視野之外?!?br />
  “零估測慶氏這次發射的是一顆衛星,”王圣知說道:“應該是在為將來的戰爭做準備吧,可惜的是我們接手青禾衛星的時間有點晚,也不知道慶氏之前還做了什么。不過這些都不是什么大問題,如今只要先摧毀掉慶縝手里最大的籌碼就好?!?br />
  此時,研發中心也樹立著一塊黑色的屏幕,上面時不時便會出現一些人的具體資料,而后這里的工作人員就會將信息傳遞給秩序司,讓秩序司去進行處理。

  這些人要么是些偷盜者,甚至可能是家暴的,事無巨細,零都會要求秩序司處理。

  家暴在此之前一直都是個很難解決的問題,存在著各種各樣的問題,秩序司在以往大多數時間以和稀泥為主。

  然而現在,一旦發現就必須懲治,驗傷之后,不管雙方夫妻身份,一律以故意傷害罪進行判罰,而且還會罪加一等。

  罪加一等的理由,就是連最親近的人都傷害,說明極具危險性,并具有反社會人格,只是不敢表現出來而已。

  別的不說,這一條倒是讓人工智能受到了很多稱贊。

  這段時間來,秩序司抓了很多人,甚至連王氏子弟也照抓不誤,儼然成了王氏里的“東廠錦衣衛”,仿佛皇權特許,可先斬后奏似的。

  一時間很多王氏財團的大人物,都前所未有的敬重秩序司司長。

  要知道,以前秩序司雖然也負責社會秩序安定、?;す膊撇踩?、懲治違法犯罪等等事情,但真要是王氏有人犯了事情,他們哪敢管???

  現在不一樣了,秩序司仿佛一下子成了最具實權的部門,秩序司司長一副春風得意的樣子。

  然而還沒等這位秩序司司長暢快幾天,就被零以酒后駕駛罪名拘留十五天,并開除公職,交納了5000元??睢?br />
  這大概就叫樂極生悲吧,秩序司司長站在這個平臺之上,接受零的指令去行使最大權利,久而久之竟漸漸以為自己才是權力的擁有者。

  王圣知得知這件事情后只是輕輕一笑,這便是零的價值了,它的公平公正,是絕對沒有差別的。

  就算他王圣知犯法,也一樣需要接受懲罰。

  這時,楊安京對他說道:“王淮正那邊傳來消息,江敘的決心很堅定,一定還會繼續針對王氏發布一些報道的?!?br />
  王圣知沉默半晌:“那也是沒辦法的事情了?!?br />
  “可是,現在連王氏內部也出現了一些微詞,”楊安京說道:“組織內部出現了一些不同的聲音,他們也認為王氏不該再這么繼續下去了,他們很多人將王氏評價成,為達到最終目標而不擇手段的人,有人甚至說你的輪椅上都沾滿了別人的鮮血?!?br />
  王圣知笑了笑:“由他們說去吧,這對結果并不會有什么改變,不過要注意的是這里面一定有周氏的人在從中作梗,需要把他們找出來才行?!?br />
  “那江敘那邊管不管了?”楊安京問道。

  “香草還是留在洛城吧,”王圣知想了想說道:“你這邊當務之急是解決慶氏的問題,至于其他的等以后再說?!?br />
  突然間,有工作人員在研發中心的那塊黑色屏幕下面駐足。

  黑色的屏幕上開始不斷有文字出現,那一行行字,全都是江敘的生平履歷!

  上一次黑色屏幕引起騷動時,還是因為出現了孔爾東的名字。

  可是,上一次孔爾東出現的時候,黑色屏幕上光是列舉孔爾東的罪狀就多達數千字。

  而這一次,零沒有陳述江敘的任何罪狀,仿佛就連零也找不到江敘的任何犯罪記錄。

  王圣知默然看向屏幕認真的看著,他意識到將要發生什么,卻忽然有一絲猶豫,當江敘也出現在這個黑色屏幕上時,他也有點不明白自己所做的,到底對不對了。

  楊安京靜靜的看著屏幕,直到那屏幕上只剩下“江敘”二字。

  ……

  還有一章會很晚了,建議明早看哈


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:www.xzxkfj.tw。頂點小說手機版閱讀網址:m.www.xzxkfj.tw