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ba决赛的赛程 > 都市小說 > 第一序列 > 197、狼王的善意


        以任小粟的身體素質,區區翻個自行車根本傷不到他,任小粟拍拍身上的泥土和雪站了起來:“無敵啊,下次這種路見不平的事情,你交給我來做就好了,你就把車騎好,行嗎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喔,好的師父!”陳無敵趕忙跑回來把自行車扶起來,繼續騎著車子帶任小粟跟上了隊伍。

        任小粟回頭看了一眼那山坡之上的狼群,只見這難民奔逃的場景并沒能驚動它們,那些白狼站在雪中紋絲未動,似乎只是閑著沒事過來看一眼的樣子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任小粟實在想不明白它們到底帶著什么目的。

        陳無敵在前面一邊努力騎車一邊說道:“師父,為什么這世界上總有人想要傷害別人來達成自己的愿望呢?!?

        “因為人性里的卑劣吧,”任小粟漫不經心的回答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為什么還有人想要不勞而獲呢,”陳無敵問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也是因為人性里的卑劣吧,”任小粟回答道。

        這時,陳無敵忽然聲音有點低落:“那師父你說我以后還打抱不平嗎,壞人這么多,萬一我救的人是壞人怎么辦?”

        任小粟能感受到陳無敵心里的矛盾,似乎是他想要當英雄的想法有些動搖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雖然任小粟自己并不想當一個英雄,但他覺得陳無敵身上的這個品質是可貴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任小粟對陳無敵耐心道:“你想救人的話還是可以繼續救的,救完你發現他是壞人,你再把他捶死就好了?!?

        “嗯,”陳無敵用力的點頭答應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忽然間逃難人群里有人驚呼一聲,一個女人大喊:“有人搶東西了!大家幫幫我,他搶我的包!”

        這時候任小粟心中有了明悟,他先一步從自行車上面跳了下來,等他跳下來時便看到陳無敵已經沖了出去,自行車瞬間便處在無人駕駛的狀態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任小粟有點惆悵,自己還是得學自行車,老這么整也不是辦法啊。

        沒過一會兒,陳無敵又捶翻一個人跑了回來,他看到倒在地上的自行車還有點不好意思:“師父,不好意思我又忘記你在車上了?!?

        “沒事沒事,”任小粟無奈的擺擺手:“不過這么多人你可管不過來啊,這一件件小事管過去,怕是得累死吧?!?

        而且這才剛開始逃亡,以后難民隊伍里相互欺辱的事情恐怕會越來越多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就有一件管一件唄,”陳無敵為難道:“總不能不管吧?!?

        大家又逃了一會兒,任小粟忽然叫住其他人:“行了不跑了,狼群沒有追過來,而且這狼群如果真追過來,大家也跑不掉?!?

        顏六元等人停了下來,其他難民見有人停下來,也就慢慢停住了腳步,每個人都累的想死。

        唯一的好處,就是運動之后感覺不那么冷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逃命之后還得重新生火,重新撿干柴,有些人懶得再折騰便直接躺到了雪地里,而顏六元則帶著一群學生不嫌麻煩的重新把篝火升了起來。

        這是任小粟要求的,在荒野的雪地里哪怕你再冷再累,篝火必須要升,不然一定會付出更大的代價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哥,”顏六元疑惑道:“你有沒有覺得那些狼群很奇怪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也感覺到了?”任小粟好奇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是,”顏六元說道:“我總感覺,那頭狼王總好像在遙遙的看著我,我仿佛能感受到它的目光似的?!?

        這倒是讓任小粟沒想到,因為他并沒有感受到什么目光。

        夜深了,任小粟看到周圍人都睡了,便叮囑守夜的陳無敵和顏六元小心一點,他要出去一趟。

        任小粟也是帶著心中巨大的疑惑朝荒野里走去,而他行走的方向,就是剛才狼群出現的位置。

        雪已經很深了,災變之后的冬天有些格外寒冷,雪也格外的大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一腳深一腳淺的朝著荒野走去,有還沒睡著的難民看到這一幕便愣住了,這時候竟然還有人敢獨自往荒野里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是去上廁所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可能是,不過他之前好像就是獨自一人從荒野上來的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看他們那群人準備的多么充分,說不定他們早就知道會發生這種事情?!?

        “他們是怎么知道的?!”

        一個女人把自己的臉龐裹在圍巾里偷偷的打量著任小粟的背影,忽然間她身旁有人驚訝道:“你是……方玉婧?”

        即便她將自己裹的很嚴實了,但仍舊有人認出了她,說話的人高興道:“真的是方玉婧啊,我是你的粉絲,本來聽說你這兩天要參加音樂節呢,結果沒想到出了這事?!?

        方玉婧勉強的笑了笑:“都活著就好?!?

        此時她再把目光轉向任小粟那邊,卻發現任小粟已經越走越遠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任小粟翻過一座小小的土坡,赫然看到狼群正在雪地里面嬉戲,幾頭母狼身邊還帶著十幾頭小小的狼崽子,那些狼崽子仿佛也不害怕任小粟似的,遙遙打量過來。

        任小粟不敢繼續靠近了,他擔心這狼群暴起傷人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只是想來看看這狼群到底怎么回事,但在他弄清楚之前,還沒法確定這些狼群會不會把他當做獵物。

        狼群里壯碩的公狼都佇立在雪地里觀望著他,此時狼群忽然讓開,后方的狼王叼著一頭還在滴血的碩大兔子走了過來。

        任小粟站在原地沒有動彈,他想看看這狼王打算干什么,黑刀在宮殿里蠢蠢欲動發出嗡鳴聲。

        那兔子看起來得有自行車輪胎那么大了,也不知道吃什么長成這樣的。兔子熱乎乎的血液滴在血里,任小粟都能看到那血液在空氣中冒著熱氣。

        只見狼王來到任小粟不遠處將兔子放在了地上,任小粟疑惑道:“給我?”

        但狼王并沒有回應他,而是轉身帶著自己的族群離去了,任小粟只能看著它們不斷遠去。

        這讓任小粟更加疑惑了,現在的狼群都這么和諧了嗎,竟然還給人類送吃的?

        不過讓他心驚的是,這狼群的數量好像更多了,這狼王似乎在不斷吸納新的野狼進入這個族群!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今日推書:隱為者大神新書《老胡同》:民國二十五年的北平,即將迎來烽煙四起的大變,繁華背后,胡同藏奸,楚牧峰,一個小刑警,卻有大抱負。


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:www.xzxkfj.tw。頂點小說手機版閱讀網址:m.www.xzxkfj.tw