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ba决赛的赛程 > 都市小說 > 第一序列 > 345、帳篷里暖和嗎


        任小粟站在原地,看著那群土匪到來,為首的正是今天他放走的那個張一恒。

        只見張一恒隔著老遠就喊道:“大哥別開槍,是我!”

        楊小槿趴在土丘上,用瞄準鏡仔細的觀察著這些人的細微動作,以免有人暗藏放冷槍暗算任小粟的意圖。

        不過她發現,這群人確實沒什么攻擊性,槍械都跨在胸前,連保險都沒開。

        而且,這群人真是過來投奔的,不光把山寨里的槍械軍火都帶來了,還一個個背著自己破破爛爛的鋪蓋卷。

        這些土匪看起來都還挺兇悍的,一個個騎著肌肉虬結的摩托車,而背上卻是卷好綁在身上的破被子……

        這一幕真是要多詭異就有多詭異……

        這是真打算在這邊長住了啊,楊小槿嘆息,本來是剿匪來的,怎么就忽然成土匪頭子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就算讓全程親歷者楊小槿回想,她也有點捋不清這個心路歷程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張一恒來到任小粟面前,立馬跳下車恭恭敬敬的說道:“大哥,我把兄弟們都帶來了,以后大家全都聽你差遣?!?

        張一恒身后的兄弟都在悄悄打量著任小粟,原來這就是大哥說的178壁壘的高手,看起來好年輕!

        等等,不是說還有一個狙擊手呢?

        這時候所有人都意識到,狙擊手搞不好正在瞄準他們呢,這樣一想,大家都稍微有點緊張,生怕自己有什么異動導致對方開槍誤殺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任小粟聽著一個三十多歲的男人叫自己大哥,實在是有點別扭,不過現在不是糾結稱呼的時候:“金嵐,把兄弟們都安置了,明天我給你們開會?!?

        原本就生活在這里的流民們笑嘻嘻的看著這一幕,孩子們還在父母的身旁轉悠,一開始流民對這些土匪還挺怕的,但后來想想,土匪還不是得跟他們一起修水渠?連偷懶都不敢呢!

        這樣一想,流民們也漸漸接受了這個事實。

        而且任小粟晚上給他們說了,既然這里已經兵強馬壯起來,他們想種地的就不用拿槍干仗了,自然有那些土匪來負責戰斗。

        晚上睡覺的時候,任小粟枕著胳膊躺在帳篷外面,他對帳篷里面的楊小槿說道:“總感覺還差點什么,光用這個身份忽悠他們,雖然可以讓他們留在這里,但也沒什么戰斗力啊?!?

        帳篷里的楊小槿也沒睡著呢,任小粟出發時小玉姐就給他準備這么一個帳篷,剛開始為了裝流民所以沒用,現在故意“暴露”身份后就沒必要掩飾了,不裝了,攤牌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按照小玉姐的想法,那這肯定是任小粟的機會啊,但真到這時候,任小粟反而虛了,主動睡在帳篷外面,還生了篝火。

        楊小槿說道:“你想讓他們能打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對,”任小粟說道:“這群土匪什么水平你也看到了,真和人打起來估計槍都用不明白,而且死傷點人,他們怕是就要抱頭逃竄了,軍隊里一般怎么訓練士兵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一般情況下差一點的軍隊,死傷百分之二十到四十,整個部隊就散了,只有那些有信念的軍隊才能繼續堅持,”楊小槿說道:“軍隊里訓練士兵基本就是從兩方面著手,一是訓練軍事技能,二是抓思想工作,要讓他們有不怕死不畏難的精神,這兩方面都不是一朝一夕能夠做成的?!?

        “做不成也得做啊,”任小粟樂呵呵笑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行,我來教他們槍械,”楊小槿說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思想工作方面就先讓他們先團結起來吧,”任小粟問道:“有什么辦法嗎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一起吃苦,并一直苦下去,到他們能夠一起苦中作樂的時候就成了,”楊小槿說道。

        任小粟明白楊小槿的意思了,共患難容易見真情,到了富貴起來的時候反而都心生貪念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個……帳篷里暖和嗎?”任小粟忽然問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楊小槿平靜道:“要不你進來看看暖和不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哈哈哈,”任小粟尷尬道:“我就隨口問問?!?

        任小粟先慫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第二天清早,任小粟把熟睡中的所有人都給叫起來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些土匪一個個正睡著大覺呢忽然被吵醒,剛打算發脾氣,一看是任小粟便立馬熄火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任小粟把他們叫到一起說道:“你們當中有燒過磚窯的沒?”

        土匪們面面相覷,這大哥咋和其他山頭的大哥不太一樣啊。

        其他山頭的大哥新收納兄弟,好歹也要說點體面話吧,比如跟著我吃香的喝辣的,比如做大做強。

        結果到了任小粟這,先是挖水渠,然后又要弄磚窯?

        有人舉起手來小聲道:“我在宗氏的磚廠干過?!?

        “會建磚窯嗎?”任小粟問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咱這條件簡陋,不過可以壘個簡單的,少點磚沒問題,”那土匪說道:“不過咱們這也沒足夠的柴火啊,光用灌木可不行?!?

        楊小槿忽然說道:“馬上到春汛的時候了,上游冰山融化會發大水,到時候會有大量的木頭順流直下,柴火肯定夠了?!?

        “好,”任小粟對金嵐說道:“把武器都抬過來?!?

        昨天晚上任小粟讓金嵐把大家的武器都給收繳了,這會兒任小粟說道:“我知道你們在想什么,但想得到我的認可,可不是什么簡單的事情?!?

        大家面面相覷,這是把話放在明面上了啊,看來想歸順178壁壘并沒有那么簡單。

        不過任小粟要說想加入178壁壘特別簡單的話,他們反倒不會信了,那可是178壁壘??!

        所以現在這個考驗的過程越難,他們就會覺得越真實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張一恒說道:“您說打哪吧,您指哪我們打哪?!?

        任小粟笑了笑:“我要的可不是只會嗷嗷亂叫打仗的土匪,你們那點戰斗力,我還看不上?!?

        土匪們再次嘀咕起來:還是178壁壘的人牛逼啊,都看不上他們……

        金嵐毅然決然的說道:“您就說讓我們干什么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今天就開始燒磚,正好還在修水渠,你們都給我下河里掏淤泥去,拿淤泥做磚坯,十塊磚坯換一枚子彈,什么時候攢夠100枚子彈了,我什么時候把槍還給你們,那時候你們才有證明自己的資格,我身邊的楊教官,會教你們怎么用槍?!?

        土匪們暗自嘬舌,連獲得考驗的資格都這么費勁?

        肯定不是忽悠人的!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感謝雨魔、極峰HYLS兩位同學成為本書新盟。

        感謝邊緣人成為本書在qq閱讀唯一的白銀大盟!


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:www.xzxkfj.tw。頂點小說手機版閱讀網址:m.www.xzxkfj.tw