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ba决赛的赛程 > 都市小說 > 第一序列 > 495、我喜歡的人,從來都不是溫室里的花朵

cba璧涚▼鍚夋灄 : 495、我喜歡的人,從來都不是溫室里的花朵



        青禾集團地處中原腹地,但與其他財團動輒控制好幾座、甚至十幾座壁壘不同,青禾集團的掌控區域始終只有一座,按照壁壘聯盟的編號來講,那應該是66號壁壘。

        但這些年來,青禾集團自己的人并不管它叫66號壁壘,而是叫洛城。

        時間久而久之,其他人也開始管那座壁壘叫做洛城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就像178要塞一樣特殊。

        在壁壘聯盟初建之時,青禾集團就展現出了強大的一面,他們有固定的組織,穩固的組織結構,還有許多從災變前保留下來的技術,當然,他們保留的也并非全部。

        一開始其他財團都對青禾集團保持警惕,可時間久了,所有人都發現青禾集團好像對于擴張領地并不是很感興趣。

        而且中原的歷次資源爭奪,都看不見青禾集團的身影,他們只是固執的尋找著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不過更奇怪的是,如今執掌青禾集團的人姓許,老許家一脈單傳,據說祖上是賣衛生巾的,后來出了一個叫做許諾的技術天才,傍著青禾大老板飛黃騰達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不過青禾大老板好像沒有后代,所以許家便代為掌管青禾集團,但他們始終堅稱自己只是小股東而已,等大股東的繼承人找到了,就退位讓賢。

        這事以前還傳為笑談,這廢土的世道,哪有人會退位讓賢???

        時至今日,青禾集團已然成為中原很特殊的存在了,它位于王氏、陳氏、孔氏財團之間,王氏占據中原的西北位置,與西北連通;孔氏位處東北,接連大海與關東;周氏則位于三江交匯之上,輻射南方。

        余下的財團還有十多家,但這三家的實力確實最強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是說青禾集團特殊,并不是因為它地理位置特殊,而是因為它的處世方式,洛城有著整個壁壘聯盟最大的高等學府,而且是最接近災變前的教學模式。

        其他財團在設立大學之日起,都是為自家技術服務的,全都有很功利性的主攻方向,所有學科的研究全都為了有朝一日提升財團實力,其他財團的子弟是不能進入他們大學學習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而青禾大學不同的是,誰都可以去參加考試,教的也是五花八門,甚至在這廢土之上還開設了藝術門類。

        開設這個課程的時候,很多財團都在笑話說,如今哪還有藝術生存的土壤?

        而且其他財團收購災變前文明遺產的時候,偏重實驗室資料和一些科技成果,而青禾集團則是什么都收,甚至還自己派人去找,他們好像對字畫、古董尤其感興趣,說那是人類的瑰寶。

        這樣一個財團,就像是廢土之上的異類一樣,世上再也找不到第二家財團跟他們一樣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時,青禾大學剛剛下課,青蔥的校園里有學生背著書包歡快的走出教室,有人奔往下節課要去的教學樓,還有人則已經沒什么課程了,索性直接去參加社團活動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個帶著鴨舌帽的姑娘背著書包往校外走去,一個人,身姿挺拔。

        就在此時,身后有人喊住她:“楊小槿!”

        楊小槿平靜的回頭看去:“有事嗎?”

        對方人很多,說話的人是一位個子很高的大學生,穿著白色的襯衫,笑起來非常陽光,他對楊小槿笑道:“我們晚上有聯誼,邀請你來跟我們一起參加啊,開學這段時間你都獨來獨往的,是不是不太適應洛城的生活節奏?”

        楊小槿搖搖頭:“我只是來學習知識的,對聯誼并不感興趣?!?

        那男生身后的一些人在竊竊私語,有人似乎在低聲給這位男生打氣:“別矯情,趕緊直說啊?!?

        那男生似乎猶豫了半天突然說道:“楊小槿,我喜歡你,能不能給我一次機會?我可以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然而這話卻被楊小槿打斷了:“我有喜歡的人了?!?

        那男生一下就僵住了,不知道該說什么才好,并且萌生退意。

        楊小槿搖搖頭說道:“你看,你的感情并沒有多么深刻,今天我拒絕了你,明天你就會重新喜歡上別人,你所謂的喜歡不過是一種投機性的試探,一旦受阻,就會馬上退縮?!?

        旁邊忽然有人小聲說道:“這話說的有點過分了吧?!?

        那男生掙扎道:“那你喜歡的是誰,那個學生會主席?還是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楊小槿再次搖搖頭:“他不在洛城,你覺得那個學生會主席優秀,是因為你們還沒機會去看看外面的世界,而我喜歡的那個人,他從來都不是溫室里的花朵?!?

        只是,楊小槿現在并不確定他是否還活著,那赤紅色的標槍就在她眼前穿透了對方的身體,暴徒組織答應為她報仇,但條件是她必須為暴徒做夠十件事情。

        這兩個月以來她不停的詢問自己那位姑姑,是否有對方的消息,但都得到了否定的回答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位姑姑把她安排到青禾大學里繼續深造,并且了解青禾集團的詳細情況,但楊小槿從來都不是什么普通學生,她殺過人,她也曾陪著某個人在荒野上建造過某個希望,直到那個希望破滅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是沒關系,她相信對方會活下來,而且她遲早會把對方找出來。

        楊小槿轉身離去,她沿著開元大道一路走回自己在洛城的小窩,然后在家里不停的拆卸自己的狙擊槍,擦拭。

        重復了幾遍之后,又親手給各類子彈壓好火藥,若是學校里的學生看見了這一幕,恐怕會驚呆吧,這可不是什么小姑娘應該擁有的玩具。

        直到這時,楊小槿的心情才慢慢平復下來,其實那平靜的外表之下,卻隱藏著一顆熱烈的內心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去廚房給自己做了一頓飯,然后把剩下的蔥末給碾碎,壓出汁液來。

        楊小槿取了一根細細的毛筆,然后從兜里拿出一只千紙鶴拆開,用毛筆蘸了蔥汁在白紙上寫了幾行小字,然后又重新把千紙鶴疊起來。

        只見那千紙鶴展開雙翼,仿佛像是突然活過來似的,朝著西邊飛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對方收到千紙鶴后,只需要在火上微微烘烤,里面的字跡就會立馬顯現出來。


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:www.xzxkfj.tw。頂點小說手機版閱讀網址:m.www.xzxkfj.tw